联系我们

力鼎茶官网

诗雨:290162017

如何突破医改瓶颈?看看这家百年医院的做法。

发布者:新哥发布时间:2023-11-29访问量:65

无论是我国持续数年的医疗机制改革,还是波特等学者长期关注的美国健康照护领域,世界各国谈及问题丛生的医疗健康行业,都不乏各种改进的提议。

从采取新的组织形式、改用不同的给付制度,到实施市场化竞争,每一种建议想克服的,都是相同的挑战——改善医疗服务的品质,以及降低成本。

然而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无论这么多改革和实验的结果如何,大部分国家医疗健康体系的基本结构,在可预见的将来仍会持续存在。要更快、更大幅度地改善健康照护的品质,最切实可行的方式是,从内部做起。也就是说,从业者必须自我重新设计。

许多世界顶级的医疗机构都在持续对其组织结构和作业流程进行更新,比如长期排名全美首位的妙佑医疗国际(Mayo Clinic),为患者获得最好的医疗效果,这家医院翻新了健康照护的作业流程和组织结构,形成了如今独树一帜的多学科诊疗模式,并不断从日常治疗中补充各种洞见和创新。

本文中,我们将以妙佑医疗国际为样本,介绍其组织革新为患者带去的效果与价值。考虑到各个医疗机构有不同的环境、结构和历史,并不存在一种适用于所有医疗机构的组织设计,但探究和理解妙佑医疗国际的做法,仍有助于整个医疗体系的改善。

重新设计医疗组织

过去三十年,医疗知识呈爆炸式增长,而现行的医疗结构和流程,改变却较为缓慢。原因是,大部分医院组织架构的设计,并不能迅速传播和使用新知识。

世界各地绝大多数医疗组织甚至根本就缺乏“设计”。大部分综合医院的组成要素,比如建筑、技术、临床服务,都是随着时间而扩增。而且,大部分医院并没有明确规范医生应在院内如何工作。医院扮演的角色,是确保治疗病患所需的重要资源,比如护士、病床、实验室、医疗器械等,维持一定品质,且容易取得,以支援医生从事医疗工作。

所以,医疗组织相当缺乏应用新科学技术与方法的能力。有人估计,新治疗方法从开发到普遍采用,需要长达十到二十年。因此,医疗照护领域才会出现一大堆问题,例如:有些医疗措施已证实对人类有益,医院却未采用。

另外,医疗组织也不擅长以系统化的方式,学习如何处理最棘手的病例,而这类病例占医疗成本的绝大多数。在这些病例中,病人的病情可能有多重交叉作用的情况,或是很难诊断罹患什么病,也可能是找不到明显、确切的治疗方法。

妙佑医疗国际的中国患者田鑫,在常规医疗机构确诊成人斯蒂尔病的过程就是漫长且坎坷的。2017年,田鑫因发热皮疹症状求助国内医院,经历多家医院不同科室的辗转,在肺结核、恶性淋巴瘤晚期等错误诊断后,不仅原本的发热症状没有缓解,田鑫还因错误用药导致急性肾衰竭,这一过程历时四年耗费治疗费用近百万元。2020年底,在田鑫确诊为成人斯蒂尔病后,又因为用药过量导致双脚骨关节坏死、肝功能损伤。

由于田鑫先后辗转于两个城市八家医院的感染、免疫、血液等多个科室,其照护责任变得非常分散,后续也很难追责。考虑到没有单一单位负责分析资料,从而了解什么做法行得通、什么做法行不通,进而负起督导之责,导致可避免的伤害层出不穷。可以说,医疗组织在结构和作业流程上已经严重落后与过时,医疗机构有充足理由对医疗专业人员照护病患的方式进行重新设计。

患者是永恒的价值中心

医疗组织变革的最重要原则是,攸关病患照护最佳化的决策、任务和工作流程,是组织重新设计的根本。这是很大的变化:医疗组织以往的架构,是为了将病床、检验和治疗等资源的利用最大化。它们并非为特定疾病的诊断和治疗设计流程。

妙佑医疗国际的多学科团队协作诊疗模式(MDT,Multidisciplinary Team)值得参考。这一模式可以追溯到创始人家族Mayo兄弟在19世界末的合作执业方式。这种诊疗模式之所以能延续百年仍保持有效,原因有三:首先,多学科诊疗模式以年薪制为基础,促进以团队为导向的患者护理和同行问责。其次,妙佑医疗国际提供的支持性组织和基础设施,使医生和其他护理人员能够出色地完成临床工作。第三,以医生为主导的治理结构形成了一种文化,即所有决策都以患者利益为出发点。

在该模式下,由内科、外科、病理、影像、放疗甚至营养学家、心理工作者等不同专科医生团队协作共同为患者制定诊疗方案,会诊专家将会全程参与患者后续诊疗过程,倾听并服务于患者需求。在以患者利益为出发点的方式下,患者病情诊断的精准度得到提升,决定疗法所需的时间也会被大大缩短。

田鑫对多学科诊疗模式的效果颇有感触。由于工作调动,2023年5月田鑫到达美国,考虑到持续用药的需求,田鑫与妙佑医疗国际取得了联系。医院为田鑫配备了一位大内科医生。这位大内科医生作为田鑫多学科会诊的主导医生,在其入院检查的过程中负责与各个专科医生进行沟通。

主动沟通,清除信息不对称,在这样的氛围下医患之间的信任迅速建立,不同科室之间的配合变得顺畅且精准。例如在进行肾脏检查时,大内科医生把田鑫前期的血液检测结果、用药情况、相关病症与肾科医生进行了详细沟通,一方面令田鑫避免了重复检查,同时也让肾科医生对田鑫的病情有整体了解。

田鑫反复提及,“过去都是我自己去各科找医生,自己去闯。问题就在于这些专科医生只知道自己专业内的知识,同样一个发热的症状,去看血液科就认为你是血液病,去肿瘤科就认为你是肿瘤,看淋巴瘤科就认为你是淋巴瘤,医生会自动把你归类到他熟悉的那个科目。而妙佑医疗国际的多学科会诊,能在第一道关口把好关。”

经过多学科会诊后,田鑫的用药在种类和剂量方面均有更精确的调整,减少了药物的毒副作用,保护了脏器。其被误诊的心肺功能障碍经过检查后也被认定为功能正常,令他消除了对身体状态的长期疑虑与不安。对比过去四年花费百万且效果不佳的治疗经历,在妙佑医疗国际一个多月的诊疗过程中,田鑫对自己的病情和身体状况有了非常清晰的认知,花费仅有过去的五分之一。并且考虑到正常就诊过程中病患在医生、医院、检测机构和保险公司间奔波的“晕、烦、难”,田鑫在妙佑医疗国际体会到了一站式医疗服务的方便与快捷。

当提及后续治疗情况时,田鑫的治疗团队分享了妙佑医疗国际与众不同患者服务。有几家大型医疗机构在国际上设有分支机构,但没有一家像妙佑医疗国际将临床实践、研究工作、教育产品和解决方案整合在一起,设立妙佑医疗联盟。

妙佑医疗联盟的创立实现了患者后续治疗的延续和特殊需求的满足,在患者服务上,妙佑医疗联盟的核心是临床协作。妙佑医疗联盟的成员机构可向妙佑医疗国际的专科医生确认、咨询或获取有关患者状况的最新研究,而当地医务人员了解患者特别的医疗需求,加上有妙佑医疗国际专业知识的支持,患者可在家附近就得到需要的护理且费用不会增加。

在中国,三家妙佑医疗联盟成员医院分别是邵逸夫医院、西安高新医院和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通过线上和现场活动、合作、会议、专题讨论会和网络研讨会,联盟成员不仅可获得妙佑医疗国际的知识、技术,还可与全球超过45个医院进行业务交流。

全社会都处于关注健康的重要时期

众所周知,医疗制度改革的覆盖面很广,包括保险业、医疗器械与药品制造企业、医疗提供者、政府、公众等各方面利益的纠葛,令世界各国的医疗体系始终存在诸多缺陷。而在疫情这一全球性的公共卫生危机后,我们处于一个关注生命健康的重要时期,人们对于更优医疗体验的需求从未如此迫切。

当我们在讨论政府和医疗系统应该如何增进医疗照护的普及性,推动人们生活质量的改善时,许多人开始将视线投向体系之外的其他重要角色,比如企业。上班时间就医让员工在应付工作的同时必须面对繁杂的就医流程。一旦出现疑难杂症,由于缺少专业的医疗支持,还可能出现有病乱投医的情况。这些困扰之下,就医支持、在线问诊与互联网医院等新兴的企业健康服务受到越来越多的员工欢迎。工作最为繁忙的企业高管也希望在忙碌的时间表中,能抽出时间进行身体检查,并且期待自身能得到更周到、更专业、更高效的全流程就医服务。

考虑到世界范围内全流程医疗支持服务的需求,妙佑医疗设计了有针对性的高管健康管理项目,以患者的时间为中心定制计划,进行全面、无空隙的检查,做到了将预防医学的最新发展与传统诊断专业知识相结合。

许多参与者评价道:“妙佑医疗高管体检的全面性、根据需求提供定制化评估的能力、专属的医生咨询时间、全程的专业翻译陪伴,以及工作人员的热情是其与众不同之处。”考虑到高管的时间较为有限,妙佑医疗努力提供高效完整的医疗评估,在一到三天内完成各科检查,将预防医学的理念发挥到最大化。

在全球联系日益密切的今天,妙佑医疗国际身体力行,用宏大的构想和积极的行动推进社区健康,加速实现医疗护理的公平和多元。妙佑医疗国际自立院起便追求博采众长、全球奉行的医学和科学研究为患者提供最好的医疗服务,在全球各地分享知识,影响政策,通力合作,创造亟需的持久变革,营建一个更加健康的世界。

根据《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公布的全美最佳医院荣誉榜(Best Hospitals Honor Roll),妙佑医疗国际连续七年在全美医院评比中位列第一。在最新公布的专科排名中,妙佑医疗国际在14个专科排名中名列前茅,并在其中5项排名中夺魁。作为全球一流的医疗服务目的地,妙佑医疗国际优异的综合排名及学科排名,为其健康照护效果提供了有效保证。

医疗改革对全社会的健康福祉有着深远的影响。然而,仅靠由上而下的政策改革还不够。健康照护产业的管理方式也要改革,妙佑医疗国际的做法可以被视为一个先驱。

廖琦菁 | 文

廖琦菁是《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高级撰稿

客服微信:290162017点击复制并跳转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