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力鼎茶官网

诗雨:290162017

散文《冬季》

发布者:新哥发布时间:2024-01-03访问量:59

冬季

  冬季,在南方人的心中,大概已经被误解得太深。北方的冬季,有雪。所以,冬的到来,尽管让北方人唇寒齿动,但雪的诗情画意外加屋内暖气加持一切都显得妙不可言。虽然我也是一个南方人,但是在我看来,冬是一个难得的“公正”的季节。

  历史上,无数的文人墨客皆为冬天写下了无数的赞歌,他们都极力渲染冬的美景。冬迷人的魅力使得他们麾下跃然纸上的笔墨也显得毫不吝啬。与冬表象的坚冰不同,文人心中那仅存的清高自恃也瞬间融化于湿润的柔情之中。

  冬天就像一幅脱俗淡雅的水墨画一样,在人们的眼前慢慢晕染开来,那颜色是多么纯洁,线条是多么明畅。似乎是上帝警示人们不要过于沉溺于人间“功利名利场”的缘故,那抹鲜亮的冷色调竟让我想起一位窈窕淑女,她身着白纱,带着那幅曾无数次出现在梦中的优美的画,迈着轻盈的步伐,悄悄地来临人间。那梦乡的情景,竟也飘渺得那样真实……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冬悄悄地来了,在我不知所措中到来。冬风吹过了树梢,带走了碧绿的叶子,留下了枯枝与落叶。冬风吹过我的耳边,我仿佛听见了生命在呢喃着低语。

  冬啊,它不像春天一样百花争艳、芳香宜人,也不像夏天一样阳光四射,许多生灵在歌唱,也无秋的硕果累累。但你清冷的秉性是无辜的。很多时候,为了忘却人们对你固执的偏见,忍辱负重的你只好让梅来点缀你的淡雅。世间的名利场与生命原始的不如意曾多少次用恶毒的言语诟病你,你也伴随着太多源于不同年代的孤独岁月,陪同人们走过那一季有些不同寻常的光景。于是,你用轻柔的言语诉说着各种各样粗大的、细微的、强烈的、温和的痛苦。你历经了太多的岁月变幻,所以你眼中我们的一生,是极其短暂的。人们把一些当下难熬的岁月称为压抑、孤独、怨恨。对此,不置可否的你并没有批驳,只是用那既陌生又熟悉的薄雨暗示着什么,那场雨总是侵蚀着人们的感觉、渴望以及即将入梦的一切。

  冬有一个伴随她若干年的朋友——梅。梅是中国十大名花之首,与兰、竹、菊一起被称为花中四君子,与松、竹并称为“岁寒三友”。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梅以它高洁、坚强、谦虚的品格,给人以立志奋发的激励。在严寒中,梅开百花之先,独天下而春。梅花,也是一种耐寒的植物,落叶乔木,花则为五瓣,颜色以红色偏多,还有白色和粉红色等多种颜色。在冰封大地、寒气逼人的冬日银装素裹之中,透出一点点红色,仿佛是一朵朵小火苗,一丝丝芳香蔓延在空气之中,沁人心脾,驱走了寒冷,赶走了哀伤,仿佛一切的不愉快都消失在严寒之中。

  北宋诗人王安石所创作的《梅花》,“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写墙角梅花不惧严寒,傲然独放;写梅花的幽香,以梅拟人,凌寒独开,喻品格高贵;写暗香沁人,象征其才气横溢。亦是以梅花的坚强和高洁品格喻示那些像诗人一样,处于艰难环境中依然能坚持操守、主张正义的人。全诗语言朴素,写得则非常平实内敛,却自有深致,耐人寻味。

  冬,有一种不张扬,不爱表现的内敛美;亦不乏一股天地韧性。她不依附任何身外之物去彰显她的价值。冬就好似一个浑身散发高贵气质的素颜女子,明净清澈的她习于与淡如水的君子之交话世间万物。她洒然闲逸,居于陋室,仍自风雅。其情其心,婉约自然,不惊动人世。现代浮躁的气息,使得一些人整日沉浸于珠宝玉石,专于世故人情,忽略山光水色,却也失掉了妙乐自处,物我安然的“静”。无可厚非的是,商业模式的运作方式能够满足人们强烈的虚荣心,然后发挥出最大潜力,也是市场经济的正当选择。但那种一会被高高捧起,倏然间又被重重摔下的“名利场”,真的就那么值得让众人以迷失自我为代价对其魂牵梦绕吗?

  这个道理,自然界早已告知了我们。它创造了繁盛与热烈,也间接昭示了一种恒久的价值。它创造了冬,创造了那种长远一点的“好”——既积极“入世”又明哲保身还洁身自好之处世意向,无论人们以何种方式存在于世,其真谛也是亘古不变的。

客服微信:290162017点击复制并跳转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