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第N次中国官网

新哥:290162017

肺炎支原体肺炎高发,成人也需警惕!

发布者:新哥发布时间:2023-11-27访问量:80

近期,肺炎支原体肺炎发病明显增多,成为大家非常关注的话题。不少人表示疑惑:

成人会不会得肺炎支原体肺炎?

支原体感染会不会传染?

随着天气变凉,呼吸道病毒感染增多,病毒感染会不会合并支原体感染?

应该如何防治?

一、什么是肺炎支原体肺炎?

  肺炎支原体肺炎(MPP)是指由肺炎支原体(mycoplasma pneumoniae, MP)感染引起的肺部炎症,可以累及支气管、细支气管、肺泡和肺间质。

( 图片来源:网络)

  肺炎支原体(mycoplasma pneumoniae ,MP )与大家平时熟悉的细菌、病毒不同,它是一种介于细菌和病毒之间、能独立生活的最小微生物,可被75%酒精和含氯消毒剂(如84消毒液)杀灭。感染肺炎支原体后不一定会引起肺炎,只有肺炎支原体侵入人体的下呼吸道才可能出现支原体肺炎。

二、成人会不会得肺炎支原体肺炎?

  人群对肺炎支原体普遍易感,主要见于儿童和青少年,但近年来成人肺炎支原体肺炎占比也呈明显的上升趋势。据研究数据统计,欧洲社区获得性肺炎成人患者中肺炎支原体感染估计占4-8%,在流行期占比可高达20-40%。亚洲耐药性病原监测网的一份报告显示,在亚洲的8个国家中,肺炎支原体感染在社区获得性肺炎占比约11%。我国社区获得性肺炎成人患者中肺炎支原体阳性检出率可达到11.05%。因此,不仅仅是儿童和青少年,成人也需警惕支气管肺炎的发生。

( 图片来源:网络)

三、肺炎支原体肺炎会不会传染?

  虽然肺炎支原体感染不属于传染病,但其具有传染性。肺炎支原体感染者和无症状感染者是主要的传染源,潜伏期约1至3周,潜伏期内至症状缓解数周均有传染性。肺炎支原体大量存在于患者的口、鼻分泌物中,主要通过飞沫传播和直接接触传播,健康人吸入患者咳嗽、打喷嚏、流鼻涕时的分泌物可引发肺部感染。

( 图片来源:网络)

四、随着天气变凉,呼吸道病毒感染亦高发,会不会出现支原体与呼吸道病毒合并感染?

  腺病毒、呼吸道合胞病毒、鼻病毒、流感病毒等呼吸道病毒可与肺炎支原体混合感染,但病例较少且散发。一项关于新冠疫情前11年(2009~2019)我国全国范围全年龄的急性呼吸道感染患者的流行病学监测数据(n=231,107)显示:肺炎支原体合并呼吸道病毒感染中最常见的病毒是腺病毒、鼻病毒、甲型流感病毒等,分别在急性呼吸道感染或肺炎患者中占比约0.7%、0.4%、0.1%。在2022年我国发表的一项研究中,肺炎支原体与呼吸道合胞病毒、鼻病毒及副流感病毒3型合并感染在肺炎患者混合感染中分别占2.9%、2.2%、1.7%。此外,国外的研究数据显示新型冠状病毒与肺炎支原体合并感染率为1.7%。

  如果出现合并感染,患者的症状通常会重一些。但仅从临床症状往往不能截然区分有没有合并感染。对于症状较重者,可通过相关抗原、抗体或核酸等检测来帮助识别相应感染病原。

五、成人肺炎支原体肺炎有哪些症状?

  肺炎支原体感染全年均可发病,以秋冬季为多。以发热、咳嗽为主要临床表现,可伴有头痛、流涕、咽痛、耳痛等。发热以中高热为主,持续高热者预示病情重。咳嗽一般比较剧烈,多为干咳,夜间为重,也可产生脓痰,退烧后,咳嗽还可能持续1至2周、甚至更长。

( 图片来源:网络)

  严重的肺炎支原体肺炎还可以出现气促、胸痛、咯血等呼吸道症状以及血小板减少、多形性红斑、吉兰巴雷综合征、溶血性贫血、嗜血细胞综合征等肺外并发症。

六、出现肺炎支原体肺炎该如何治疗?

Ø一般治疗及对症治疗:

  适当休息、供给足量水分及营养,正确服用退热药。干咳明显影响休息者,可酌情应用镇咳药物如:美敏伪麻口服液、右美沙芬、复方甲氧那明胶囊等。咳痰多时如氨溴索、乙酰半胱氨酸、桉柠蒎胶囊、愈创木酚甘油醚等祛痰药;口服药物有困难者可以使用家用雾化器治疗。

( 图片来源:网络)

Ø抗感染治疗:

(1)大环内酯类抗菌药物是治疗儿童支原体肺炎的首选药物。包括阿奇霉素、红霉素、罗红霉素、克拉霉素等。新型四环素类抗菌药物主要包括多西环素和米诺环素,它可能导致牙齿发黄和牙釉质发育不良,仅适用于8岁以上儿童;喹诺酮类抗菌药物(左氧氟沙星、莫西沙星等),存在幼年动物软骨损伤和人类肌腱断裂的风险,仅使用于18岁以上患者。

( 图片来源:网络)

(2)与儿童用药不同的是,《中国成人社区获得性肺炎诊断和治疗指南(2016年版)》已将喹诺酮类和四环素类药物作为成人肺炎支原体肺炎首选药物,将阿奇霉素等大环内酯类药物作为治疗成人肺炎支原体肺炎的次选药物,具体用药如下:

病原体

首选治疗

次选治疗

备注

肺炎支原体

喹诺酮类

(1)左氧氟沙星:500 mg 静脉滴注/口服 1 次/天;

(2)莫西沙星:400 mg 静脉滴注/口服 1 次/天。

阿奇霉素、

克拉霉素、

吉米沙星。

(1)大环内酯类药物应用可参照当地药敏结果。克林霉素、青霉素及头孢菌素类药物对肺炎支原体无效。

四环素类

(1)多西环素:首剂 200 mg 口服后 100 mg 口服 2 次/天;

(2)米诺环素:100 mg 口服 2 次/天。

Ø支气管镜介入治疗:

  轻症不推荐常规支气管镜检查和治疗。怀疑有黏液栓堵塞和塑形性支气管炎的重症患者应尽早进行,通过局部灌洗通畅呼吸道,清除下呼吸道分泌物和痰栓,促进肺复张、减少并发症和后遗症的发生。

七、肺炎支原体感染怎么预防?

目前尚无预防肺炎支原体感染的疫苗,做好预防至关重要。

Ø避免密切接触感染者:尽量避免与已知感染者密切接触,感染者所使用物品应进行消毒;

Ø个人防护措施:尽量避免到人群密集和通风不良的公共场所,必要时戴好口罩。

Ø咳嗽和打喷嚏礼仪:咳痰、打喷嚏时使用纸巾捂住挡口鼻,或用手肘及衣袖遮挡,将用过的纸巾放入带盖垃圾桶中;

Ø养成良好卫生习惯:注意手卫生,使用肥皂、洗手液在流动水下清洁洗手或洗手液等擦拭消毒双手;每天开窗通风至少30分钟,保持室内空气流通;

Ø避免疲劳和压力:充足的睡眠、合理的饮食和适度的锻炼可以增强免疫系统,帮助身体更好地抵抗感染;

Ø遵循医学建议:如果感到呼吸道不适,如咳嗽、发热等症状,及时就医并遵循医生的建议。

( 图片来源:网络)

参考文献:

1. Wang X, Li M, Luo M, Luo Q, Kang L, Xie H, et al. Mycoplasma pneumoniae triggers pneumonia epidemic in autumn and winter in Beijing: a multicentre, population-based epidemiological study between 2015 and 2020. Emerg Microbes Infect. 11:1508–17.

2.Li Z-J, Zhang H-Y, Ren L-L, Lu Q-B, Ren X, Zhang C-H, et al. Etiological and epidemiological features of acute respiratory infections in China. Nat Commun. 2021;12:5026.

3.Yan Y, Sun J, Ji K, Guo J, Han L, Li F, et al. High incidence of the virus among respiratory pathogens in children with lower respiratory tract infection in northwestern China. J Med Virol. 2023;95:e28367.

4. Gayam V, Konala VM, Naramala S, Garlapati PR, Merghani MA, Regmi N, et al. Presenting characteristics, comorbidities, and outcomes of patients coinfected with COVID‐19 and Mycoplasma pneumoniae in the USA. J Med Virol. 2020;92:2181–7.

5. Kawai Y, Miyashita N, Kato T, Okimoto N, Narita M. Extra-pulmonary manifestations associated with Mycoplasma pneumoniae pneumonia in adults. European Journal of Internal Medicine. 2016;29:e9–10.

6、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 中国成人社区获得性肺炎诊断和治疗指南(2016年版) [J] . 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2016,39 (4): 253-279.

7、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 儿童肺炎支原体肺炎诊疗指南(2023年版)[J]. 国际流行病学传染病学杂志,2023,50(2):79-85.

客服微信:ab59878点击复制并跳转微信